达文士楼

编辑:一场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1 22:02:1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达文士楼建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该建筑作为五大道上较早建设的住宅位于当时的天津英租界的马厂道(Race Course Road)(今天津市河西区马场道121号),东临法国罗曼风格的原天津工商学院主楼(现天津外国语学院)建筑群,西接欧洲象征主义风格的原中华民国政府海军总长刘冠雄故居(现天津财经大学分院办公楼)。为重点保护等级历史风貌建筑[1]和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2]。现为居住用房,是一座具有典型的西班牙民居风格的建筑。
中文名
达文士楼

达文士楼历史

编辑
达文士楼始建于1905年,建筑地址最初名为清鸣台,庚子后为天津英租界和天津德租界推广地的交界地段。

达文士楼争议

编辑
目前,关于达文士楼的建造者,资料上有两种说法:
在楼内很多显著位置,都镌刻了一个漂亮的族徽。如楼梯杆柱头和洋楼的东外墙上,至今还能找到清晰的族徽标志。这是一个盾牌的形状,中间是两个变形的字母组合。较容易辨认的一个字母是“F”,另外一个字母可能是“T”,也可能是“J”。天津历史风貌建筑专家金彭育告诉记者,他曾经请德国朋友就这个族徽进行查询,但并没有得到确切答案。因此,洋楼的建造者,始终还是一个未解的谜。
根据房屋登记记录,这所房子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前,居住着达文士夫妇。达文士先生是一位英国侨民,他在建设路上开了一间洋行,专营毛皮业务。上世纪初,英法各国侨民在天津开设洋行,大多以内地毛皮等土特产为主。达文士的洋行显然规模不是特别大,所以在现有的洋行资料中,并没有记载。达文士的英文名字应该为Davidson,这个名字当中既没有字母“F”,也没有“T”或“J”,所以族徽应该与达文士无关。另外从房屋登记的资料来看,达文士夫妻应该是购买了现有的住宅,所以证明他们也不是房屋建造者。达文士夫妻在这所小楼里居住到上世纪四十年代后期,新中国成立前,这里搬进了第三代居住者——一对俄罗斯牙医夫妻。
俄国老太太脾气坏

达文士楼俄国老太太脾气坏

今年88岁的王敏老太太自1954年搬进这所洋楼,一住就是56年。王奶奶住在一楼原大客厅的房间,房间将近60平方米,阳面为半圆形,多扇百叶窗,进门处左侧面有一个非常独特的镜台式英式壁炉,壁炉上有一块比利时产的镜子,至今闪亮,保存完好。
提起牙医夫妇,王奶奶印象深刻:“那个俄国老太太,我记得可清楚了。那年我搬过来,楼上住一户,楼下住三户,俄国老太太就住在楼上。第一天邻居就提醒我,这个俄国老太太脾气不好,让我别惹她。那个时候没有煤气,平时做饭要生炉子。我记得有一天我在院子里生炉子,大概是烟太大了,炉子刚点起来,只听见楼上窗户一响,‘哗’地一盆水倒了下来,把我的炉子瞬间浇灭了。我也没跟她吵,站起来直奔派出所。大概是民警教育了她,从那儿以后,我每次生炉子,她在楼上就把窗户关上。”
王奶奶说,牙医夫妻开的是一个小型牙医诊所。因其规模小,标志不明显,也没做什么广告,来这里治牙的人并不多,生意也不大景气。俄国老太太身材矮胖,丈夫死后,每天到小白楼附近的犹太公会吃饭。“她天天去那儿吃饭,吃完饭还把人家的餐具偷回家。就揣在怀里,碟子啊,碗啊,经常带着一两件餐具回家。”上世纪五十年代,这位俄国老太太随儿子到国外定居。“达文士楼”里再也没有外国人居住了。
门前花园曾经种满果树

达文士楼门前花园曾经种满果树

新中国成立初期,达文士楼的周围还有很大面积的花园,孙大娘对此记忆犹新。
“我是结婚以后住到这里来的,我婆婆家姓赵,老太太在世的时候跟楼上住过的外国人关系很好。我住到这儿的时候,房子周围还有很大的花园,欧洲式样的。花园里面种的是各种果树,有草坪,到了秋天就会结果实。后来旁边的学校扩建,要有操场啊,于是就把花园划到了学校里面。”孙大娘告诉记者,1976年地震之后,小楼的样式发生了一些变化。“前面那排小平房,原先不是这样平顶的,而是尖顶的。我听老人说,过去那里是仆人住的房子和厨房,地震那一年,房管站的工作人员从那排平房上拆下了好多木头,房顶就变成现在这样的平顶了。还有门前的台阶。过去我们这楼进门口有三级台阶,因为马场道不断被垫高,院子变成了洼地,居民们只好自发组织起来,把院子垫起来,三级台阶也被埋起来了。”
词条标签:
地理 地点